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永骥 > 无法抗拒的烟草股

无法抗拒的烟草股

你可以不喜欢香烟,甚至远离,但烟草股却有着另外一种吸引力。

 

1989年的第二个世界无烟日,没有像前一年定在47日,而是精心安排在六一儿童节的前一天,希望下一代免受烟草危害。在此后的28年间,中国的烟草消费量则经历了一轮连续增长,直到2015年卷烟总销量才出现调头衰减之势。

 

任何消费品的终极营销是可以被冠以文化、辅以传统、固化为习惯香烟成为国人社交的历史远远短于酒、茶。明末时,这一舶来品才随传教士从中国南方口岸流入中国,所以在诗词古句中难以寻觅到有关吹云吐雾的雅逸衬托。据说中国的分烟传统以及广泛的吸烟比例源于“共有观念军转干部,在俄罗斯和朝鲜都有所印证。但短暂的新中国烟草工业史并没有妨碍其在商业策划上的巨大成功,89个在产卷烟品牌,不仅准确把握了消费者的心理与情感偏好,让香烟带有身份象征的文化符号,悬殊的定价差距与权力等级观念相匹配,而且单就香烟的包装而言,其视觉设计水平远胜其他垄断性行业领域。若不是全球范围内公共卫生人士不遗余力的大声呼吁与抵制以及中国已有的巨大消费市场,中烟集团完全有实力成为中国的东印度公司与烟草商巨头在国际市场上分庭抗礼。

 

菲莫国际、英美烟草、日本烟草、帝国烟草、奥驰亚垄断了全球80%(不含中国)的市场份额。五家声名鹊起的老牌烟草商终在2014年败下阵来,合计销售的2.48亿支香烟没有中烟一家卖的多,唯一的区别的是它们把万宝路、骆驼、七星、555卖到了五大洲,中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几乎全部留给了同胞。

 

数据来源:上市烟草公司年报及历年烟草工作会议报告

 

“吸烟有害健康”已是共识,然而悉数为上市公司的五大烟草商在一个衰退的市场上极尽能事,在苦心经营这份背负骂名生意的同时,力证自己对股东是如何的尽职勤勉,长期的股东财富增值能力让市场中的其他上市公司汗颜。自2008年菲莫国际分拆上市后的8年间,纽交所上市的三家烟草商菲莫国际、英美烟草、奥驰亚的年复合回报率均在11%以上,高于同期标普8%的回报率,同样优于面临市场下滑的快消品牌可口可乐公司7.9%的复合回报率。

 

数据来源:Bloomberg

 

A股投资者所熟悉的贵州茅台类似,烟草类上市公司由于已经度过了利用资本投入维持扩张的阶段,都已转化为标准的现金牛,所以可以长期保持高额、稳定的现金分红比率。即便是不考虑每年的现金分红,在伦敦、东京证券交易上市的烟草公司如美国证券市场的翻版,烟草股的投资人乐享其成。